暮时雨

【刀剑乱舞】努力成为渣

3.这是真的吗(3)


灵力爆发的动静虽大,出来查看的刀却没有多少。就算以石切丸的速度,等他和药研来到审神者楼下时也只有堀川国广等在那里。

    鉴于两人并没有一起出过阵,平日里堀川国广一直呆在屋中照顾和泉守兼定,石切丸对这位同伴并不熟悉,彼此碰到也只是点点头打个招呼。

    审神者的房间笼罩有灵力结界,除非获得允许,刀剑男士没有办法踏入那里一步。楼下的三人再心急也只能慢慢等。

    好在审神者并没有让他们等太久。

    “石切丸。”灵力裹挟着审神者的声音在三人耳边炸出一道惊雷。

    “哦呀,是在叫我吗。”低头将身上的衣物略做整理,让自己看起来更整洁一些,一手扶着本体,石切丸迈步走向结界,果然没有再受到阻拦。

    刚一进门的石切丸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便嗅到一阵极淡的血腥气息。就在门边,精心装饰过的墙上一抹醒目的红刺得石切丸心底一震,瞳孔骤缩。

    他赶忙将本就低垂的视线压得更低,弯腰行礼:“见过审神者大人。”

    好半天,才传来审神者漫不经心的应答:“嗯。”

    “审神者大人,不知鹤丸殿......”

    “啧,碎不了。”话还没有说完已被粗暴的打断。

    石切丸扶着本体的手不自觉地握紧又松开,过往的经历告诉他,不能惹怒审神者,起码不是鹤丸殿生死不知的现在。

    坐在那里的审神者对这振御神刀的心理丝毫不关心,她只知道,这次出阵不仅没有带回三日月,反而折了两振刀进去。在石切丸进来之前她大概翻看了一下记录刀剑男士信息的刀帐。山伏国广就算了,乱藤四郎的练度也不算低,怎么会?

    她放下手中的物件,起身踱步到石切丸身边,仔细打量一番,目光自石切丸破损的衣衫和略作包扎的伤口上滑过,皱起眉,不满地问: “怎么今天去厚樫山的刀只回来四把?”

    “我们在厚樫山遇到了检非违使。”

    怪不得。

    审神者点头,算是接受了石切丸的说法:“回去休整一下,过会儿来我这里拿出阵的名单。” 

    “审神者大人!”石切丸猛地抬头,只看到审神者背对自己走到桌前,拿起了什么东西——是鹤丸国永的本体。

    “还有什么事?”审神者不耐烦的转身,手中的鹤丸国永被石切丸看个正着。 

    上面繁多的裂痕让石切丸心都凉了半截。 

    这就是审神者口中的“碎不了”?这样的状态,离碎刀也不远了!回来的时候鹤丸受的伤虽重却还没到这差一点就碎刀的样子!

    石切丸避过审神者的目光,眼睛落在鹤丸的本体上想看的更清楚些:“恳请审神者大人为鹤丸殿、加州殿和山姥切殿手入。他们伤的太重,若是就这样去厚樫山,等不到找到三日月就会碎掉了。”

    “这倒也是。”审神者思忖了半天,“本丸的其他刀剑好些练度都不够,去了也是白去。给加州清光和山姥切国广手入也不是不行。至于这鹤丸国永”说着,她扬了扬手中的刀,道“你什么时候拿来三日月,我什么时候给他手入好了。”

    沉稳如石切丸这一刻都真正慌了神。难道他们暗地里做的事都被审神者发现了?

    作为常驻厚樫山的两振刀,鹤丸殿确实和他商量过,若是真的碰到三日月该怎么办。

    那时刚结束了一场乱战,那只鹤随手整理了一下被弄脏的衣服就这么坐在树上晃着脚丫,一边眺望着远处半坠的金乌一边开玩笑似的和他说:“呐,石切丸殿,若是真的碰上三日月,要不我还是找个看起来还不错的地方把他埋了吧?那老头子顶着天下最美的名号,要是真把他带回去咱们就该失宠啦。”

    他是怎么回答的来着?“鹤丸殿说笑了。您身为皇家御物亦有千年传承,是本丸少有的被审神者划分为‘稀有刀剑’的刀,审神者又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那可说不定哦,石切丸殿。”那只鹤收回了目光,纵身跃下,就算满身尘埃,看着也是一只轻快优雅的鹤,“再说那老头子平日里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我们又怎么能拿本丸里的那些事打扰他呢。”

    那时的他刚来本丸不久却已看出这里的不妥,没多纠结就与鹤丸国永达成了共识。

    可现在,审神者似乎知道了这件事。

    该怎么办呢?

    不管怎么选必有一方要受到伤害。

    过去,他没有护住乱,现在,他也救不了鹤丸,未来,他甚至还要将同宗的三日月也拉进这一潭泥沼。

    他该怎么办呢?

     “石切丸,你最好动作快一点儿。毕竟这刀已经破成这样,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自己碎掉了。”

    审神者的话宛如利刃,一下一下扎在石切丸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扎的生疼。

    他该说什么?说鹤丸殿也是稀有刀,得来并不容易?说鹤丸殿长期待在厚樫山练度不低,是本丸少有的高端战力?

    审神者若真下定决心舍弃了这一振鹤丸国永,又怎么会在乎这些?

    “我知道了。”石切丸假装一切正常的回话,转身走出审神者的房间。却不知他满身压不下的苦涩毫无遮拦地落在审神者眼中。

    审神者低头打量手中漂亮的太刀,不知在想些什么。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