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时雨

【刀剑乱舞】努力成为渣

2.这是真的吗(2)


 在战场上厮杀了一整天,就算刀剑男士的身体远超常人此时也有些撑不住。目送鹤丸国永离开,伤势较轻的石切丸扶着已经站不稳的加州清光向手入室的方向走去,身后跟着一身伤还能勉强走路的山姥切国广。

    新来不久的药研藤四郎正等在手入室。

    他看到出阵回来的三人身后空无一人,愣了一下,什么都没说,上前帮着石切丸扶加州清光躺在一张空着的床上,示意山姥切先在一旁休息一会儿,然后拿出随身的手术用具开始处理伤口。

    石切丸本想说什么,却在看到药研忙碌的样子时把话吞进肚子里,也找了个地方养神。 

    几个人就这么挤在不算宽敞的手入室,休息的休息,疗伤的疗伤,彼此沉默着各干各的事。

    细长的镊子在伤口中快速而小心的翻找,时不时夹出混在其中的一两块碎屑放到一旁的盘中。加州清光握紧拳抿着唇拼命忍着疼,仍是在镊子再一次探入伤口时一阵哆嗦。

    大概是在池田屋曾被折断过一次的缘故,他真的很怕疼。这样的他是不是很没用?

    “我,加州清光,河川下游的孩子。不宜操纵但性能一流,正在募集能够经常使用我并且爱惜我,还会装......”满怀欣喜降临本丸,审神者眼中的鄙夷刺得他连初次见面的介绍都没有说完。

    美好的梦还没有编织就已经破碎。 

    与审神者唯一一次见面后就是永无止境的出阵命令。一次又一次,面对远强于自己的敌人,最开始若不是同去的伙伴们帮他分担了大部分,他恐怕在特化前就已经碎在大阪了。

    山姥切国广、蜂须贺虎彻、大和守安定、陆奥守吉行、乱藤四郎,还有他,一队六人,如今只剩下他和山姥切,也是身受重伤。

    乱藤四郎就碎在他的面前,他没有办法救他。 

    下一次再去厚樫山,他也会碎在那里吧。

    真是,不甘心啊。

    明明答应过大和守一定要活下去的,明明约定好了,下一次相遇时换他来守护大和守的啊。现在,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拿什么去完成当初的誓言呢?

    真的,好不甘心!

    “弄疼你了吗?对不起,我会尽量小心一点。”

    药研的声音突然响起,将加州清光惊回了神。

    有人在拍他的肩膀,加州清光回过头,石切丸不知什么时候正站在他的身边,满脸担忧地看着他,问:“加州殿还好吗?太累的话就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等药研包扎好伤口我再送你回房间。”

    一旁一直闭目养神的山姥切也睁开眼睛看了过来,带着显而易见的关心。 

    距离大和守离开已经过了很久,唯一可以撒娇的人早就不在了。加州清光,你在这里自艾自怜又是做给谁看呢? 

    “谢谢石切丸殿,我还好。”加州清光压下即将涌出喉咙的哽咽,勉强用正常的声音让石切丸他们不用担心——真是没用啊,这样的自己,不过是受伤而已,居然还会想要哭出来。这样软弱的刀,会碎掉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见加州清光真的没事,药研压下手指的颤抖,放轻动作继续处理伤口,努力让自己的大脑忙到没有闲暇去想没有回来的乱去了哪里。

    说是处理伤口,也只不过是清理掉杂物,止血,然后包扎。

    没有审神者的灵力,刀剑男士的伤口想要痊愈就只能自己慢慢吸收散逸在本丸中细微的灵力,聊胜于无。

    这些工作对于长期处于战场的药研来说并不复杂。

    控制不住的,脑海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催他,去问问石切丸殿乱藤四郎怎么样了。

    其实他都知道,在归来的队伍中没有看到乱的时候,在石切丸对他满怀歉意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乱大概,再也回不来了。

    早上乱出阵之前还和他说一定会照顾好自己让他不要担心,闲暇时乱和五虎退在房间里打闹的样子还印在他的脑海中,刚来到本丸什么都不懂时也是乱一点一点将这里的生存准则都告诉他。

    乱一直在试图保护他啊,小心翼翼地,保护他这个迟来的哥哥。

    明明保护弟弟才是哥哥的职责。 

    不过是一次平常的出阵,一次简单的分别,换来的却是永别。

    这座本丸或许还会迎来一位新的乱藤四郎,他也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弟弟悉心照料,却再也找不回最开始小心照顾他保护他的那一振乱藤四郎了。

    有那么一会儿,他想过将刀尖对准审神者,拼着碎刀杀了他,就不会再有弟弟遭受这样的对待。

    但就凭他现在连特化都没有的实力真的能成功吗?失败之后自己姑且不说,谁能保证审神者不会迁怒于退?

    而等他变强后......

    他还有机会变强吗?或是在那之前就折断在厚樫山?就像乱一样。

    毕竟他也不是这座本丸最初的药研藤四郎。在他之前,又有多少振药研被这座本丸吞没了? 

    饶是自诩为成熟的药研藤四郎,面对这样几乎无解的困境,脑子里也乱成了一团。

    机械地为山姥切和石切丸处理好伤口,药研收拾好用具准备离开。他得找个地方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没有保护好乱,绝对不能再让退担心。

    即将走出手入室时,不知怎么,药研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山姥切。

    金发的青年披着脏兮兮的白色披风,正靠坐在床上休息,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仿佛不论发生了什么都无法影响到他。

    药研却知道青年的心里绝不可能像表现的一样安静,他从青年身边路过时听到的那一声微不可查的“兄弟”绝不是他听错了。

    拉开手入室的门,朦胧的天空一如既往的压抑。

    今天出阵的六振刀还有一振没有回来,山伏国广。 

    这座本丸的未来,本丸中刀剑男士们的未来,在哪里呢?

    这时,一阵猛烈的灵力爆发震动了死水一般的本丸。

    那方向......

    是审神者的房间!

    鹤丸殿有危险!

    刚一判断出灵力波的源头,山姥切、石切丸和原本已经歇下的加州清光不约而同想起被审神者叫去的鹤丸国永。

    石切丸大步走出手入室就要去看看情况。

    “等一下,石切丸殿,我和你一起去。”加州清光勉力撑起身体就要坐起来,被石切丸止住动作:“你的伤还没好,现在正需要休息。鹤丸殿的情况我去看就好。这次没有带回三日月,你和山姥切若是被审神者看到谁都没法保证她会放过你们。现在鹤丸殿生死未知,我不能再让你们去冒这个险。”

    这么说着,石切丸看向另一边已经站起来的山姥切。

    山姥切思考了一下,也没有强求,道:“那就麻烦石切丸殿了。”

    “我和石切丸殿一起去。”药研指了指腰间的手术包,“有什么紧急情况也能及时处理。”

    “那就麻烦你了。”石切丸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药研说的对,多一点准备总是好的。

    “我们是同伴,互相照料也是应该的。”

    两人不再浪费时间,用最快的速度向审神者所在的房屋而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