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时雨

【蝙蝠侠&超人】不义中的我们

我从AcFun客户端分享了:《【蝙蝠侠&超人】不义中的我们》,UP主:暮色中的悼亡者,来自#AcFun#,链接:http://www.acfun.cn/v/ac3486437

【宇智波斑】英雄末路 (悲向)

我从AcFun客户端分享了:《【宇智波斑】英雄末路 (悲向)》,UP主:暮色中的悼亡者,来自#AcFun#,链接:http://www.acfun.cn/v/ac3141399

【蝙蝠侠-阿卡姆骑士】致敬蝙蝠侠-永远的黑暗骑士(悲向?+燃向)

我从AcFun客户端分享了:《【蝙蝠侠-阿卡姆骑士】致敬蝙蝠侠-永远的黑暗骑士(悲向?+燃向)》,UP主:暮色中的悼亡者,来自#AcFun#,链接:http://www.acfun.cn/v/ac3153545

【蝙蝠侠动画混剪】In The End

我从AcFun客户端分享了:《【蝙蝠侠动画混剪】In The End》,UP主:暮色中的悼亡者,来自#AcFun#,链接:http://www.acfun.cn/v/ac3403249

【蝙蝠侠&超人】World s❤ Finest【世界最佳搭档】

我从AcFun客户端分享了:《【蝙蝠侠&超人】World s❤ Finest【世界最佳搭档】》,UP主:暮色中的悼亡者,来自#AcFun#,链接:http://www.acfun.cn/v/ac3410037

【DC】【正联】围观小布鲁斯的日常卖萌(二)

蝙蝠侠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甚至在扎塔娜还没到正义大厅的时候就已经醒了。
扎塔娜仔细检查了一遍,留下一句“一切小心”便急急忙忙去查魔法资料。
“蝙蝠侠,你应该再休息一会儿。”刚送走扎塔娜,超人一回头就发现本该躺在床上的人已经站起身,正将卸下的盔甲一件一件装回自己身上。
“扎塔娜说暂时没什么问题。”
超人张张嘴,想要说什么。
“上个月的战损还没处理。”
好吧。蝙蝠侠/布鲁斯作为正义联盟的顾问/金主,得罪谁都不能得罪他。
超人眼睁睁看着蝙蝠侠在一片白光中消失。
貌似他又惹恼了蝙蝠?超人懊恼的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班还是要值。
回到瞭望塔。
戴安娜、巴里、钢骨、琼恩在大厅里围成一团。
“巴里。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超人一边好奇地凑上去,一边问。
“嗨,超人。”巴里打了个招呼,身体往旁边挪了挪,空出一个位置。
    被围在中间的是一个黑发蓝颜,看起来绝对不超过十岁的小男孩儿。
他顶着一头蓬松柔软的短发,穿着奶牛装的睡衣,脚上是奶牛同款的拖鞋,手中还牢牢抱着一个半人大小的带披风的布娃娃,一副惊恐万分却努力保持镇静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超人莫名的觉得这个孩子很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琼恩原本在瞭望塔监控大都会的情况突然收到瞭望塔被入侵的警报结果在瞭望塔的大厅里找到了这个孩子。”巴里用超人能听清的最快的速度为超人解释了一下情况,转身继续投入“用甜甜圈吸引小男孩儿”的大业中。
在场的唯一一位女性英雄戴安娜半蹲在地上,正努力安慰明显受到过度惊吓的小孩儿:“别怕,我们不是坏蛋。”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靠近,给他一个拥抱。
被拥在温暖的怀抱里,像是知道这些人暂时不会伤害自己,小男孩儿明显放松了一点。他表情很严肃很认真地说:“妈咪说过坏人诱拐小男孩儿的时候都会说他们不是坏人。”
……
大厅忽然一静。几乎能看到一阵北风刮过,带起几片飘飞的落叶……好冷……
戴安娜出师未捷身先死。
巴里把甜甜圈塞进小男孩儿的手中,一脸自信地将自己胸前的闪电侠标志亮出来,还不忘拉超人一把:“我们真的不是坏蛋。你看,我是闪电侠,世界上跑的最快的人。这个是超人。我们会保护你的。”
~~(?- ?)~~~
小男孩儿歪了歪脑袋,蓝眼睛里满是困惑。
就算是最迟钝的人都能从那张稚气的脸上读出“闪电侠是谁?超人是谁?不认识啊”的大字。
继戴安娜之后,闪电侠卒。
接下来上场的是超人。他蹲下身,很认真的平视小男孩儿的眼睛,脑海里电光火石的一闪,顿时愣在了原地,把要说出口的话丢到了九霄云外。
他想起在哪里见过这个小男孩儿了。
韦恩庄园,壁炉上方的画像里。
可是……这怎么可能!
“超人?超人?”戴安娜叫了一声,没反应。她把目光投向琼恩。最直接有效的办法莫过于让火星猎人读取小男孩儿的思维。
“够了。”低声的怒吼自角落里传出,成功止住在场所有人的动作。
众人向声音来源看去。
一直没有出声的蝙蝠侠几步跨到小男孩儿面前,俯身,问:“布鲁斯·韦恩?”
小男孩儿瞪大了眼睛。
很明显,蝙蝠侠说对了。
这回,大厅的几人都凌乱了。
琼恩身体一颤,差点现了原形,闪电侠没能赶在零食落地之前及时拯救他最爱的甜甜圈,钢骨身上甚至冒出了几个电火花。戴安娜更僵在原地,抱着布鲁斯不知道该不该撒手……
这可是蝙蝠侠啊!哥谭的黑暗骑士!罪犯心中最恐怖的噩梦!黑暗中的守护者!以凡人之身与神并肩,联盟中最理智最冷酷最神秘的存在!
感觉以后再也没有办法直视蝙蝠侠了……

TBC

【DC】【正联】围观小布鲁斯的日常卖萌(一)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

瞭望塔收到了来自大都会的求助信号。

正在值班的蝙蝠侠和超人第一时间赶往现场。

一个一身大红大紫,还配了一个小绿帽,长相极其辣眼睛的貌似是魔法师的人形生物正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一面嚣张地哈哈大笑,一面把五颜六色的光线四处乱射,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好在普通民众已经被及时疏散,只剩下手持重甲的应急部队把事发地点团团围住。

超人的负魔抗和零闪避在整个正义联盟里都是出了名的。蝙蝠侠突然有些后悔把超人拉过来了。

万一超人又中了什么奇奇怪怪的魔法怎么办!

刚经历过超人“变身幼年版-超能力失控-外萌内黑-恐怖大魔王版克拉克”事件的蝙蝠侠觉得心好累。

现在劝超人回瞭望塔避避风头顺便叫扎塔娜来帮忙还来得及吗?

当然来不及!

这边蝙蝠侠正灵活穿梭在五光十色中收集现场一切可用信息以期找出击败敌人的方法,那边超人已经以雷霆般的气势冲向魔法师,神奇的没有碰到任何光束,直接一拳KO,结束战斗。

就这样结束了?

没有“超人开打——超人被揍——蝙蝠侠救场——蝙蝠侠受伤——超人怒气值MAX——敌人被揍——胜利”的流程,直接从“超人开打”跳到了“胜利”?

蝙蝠侠藏在角落里默默地看超人飞到半空中接受大家的欢呼,默默收起握在手中还没来得及射出的蝙蝠镖,默默盯紧貌似已经领盒饭的魔法师,想要找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蝙蝠侠坚信,“超人VS魔法师”居然就这么简单的结束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

“嘿,放轻松点,伙计,战斗已经结束了。”

蝙蝠侠突然感到有人把手搭在他的肩上,身体一僵,手上微微用力,就要把刚刚没出手的蝙蝠镖糊在胆敢偷袭他的人的脸上,却在眼角瞥到一抹红披风时硬生生停下动作。

是趁他全神贯注盯着魔法师时来到他身边的超人。

凡事奉行“以最悲观的角度推测事情发展,做最充分的准备”的黑暗骑士完全无视了超人的存在,继续研究魔法师。

“好吧好吧。”超人垂头丧气的飞在蝙蝠侠身边,就连一直神采奕奕飘在额前的小卷毛都在一瞬间黯淡了不少,“经过我X视线的检验,我还是觉得魔法师已经被打败,绝对不可能再出什么意外。”

真是好大的FLAG。

蝙蝠侠心里冷哼一声,开口正要说什么。突然眸光一冷,闪电般出手,将没有防备的超人推到在墙。

两人位置忽变。

超人一脸震惊,眼神迷离,连说话都哆哆嗦嗦:“布、布、布、布鲁斯,虽、虽然我、我、我也很想……,但是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

“闭嘴,你个……”时间紧急,布鲁斯懒得和那家伙计较。不过要是有机会他真想撬开这个氪星人的脑袋看看那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话还没说完,一道白光已经撞在蝙蝠侠的身上,一闪而过。

超人终于搞清楚现状,抱起突然间陷入昏迷的蝙蝠侠,冲天而起。一面赶往正义联盟在地面的总部正义大厅,一面呼叫正义联盟的魔法专家扎塔娜。临走还不忘再给那个装死的魔法师几拳,确保他这次真的领了盒饭。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传送回瞭望塔……谁知道那什么见鬼的魔法会不会在传送过程中发生什么变异。

TBC


【蝙超】如果蝙蝠侠和超人错过了彼此(五)

地球,2026年
距离那一夜已经过去八年。
八年里,阿福和小K一直陪着我。
最开始的时候,阿福把我从警局领回家后,他总是在他觉得我不知道的时候用担忧的眼神看着我,就好像我会去干什么傻事……好吧,阿福是对的。
我确实想过,如果那一晚我没有求父母带我去看电影,如果那一晚我没有求父母提前离开电影院,如果那一晚……是不是父母就不会死?
我恨我自己,恨那个凶手,恨这座带走了父母的城市,恨所有的一切。
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躺在宽敞的吓人的床上。头一次觉得失去两位主人的韦恩庄园空荡的可怕!
我没有办法合拢眼睛睡觉,害怕黑暗里是不是有什么人藏在那里正准备杀死我,或杀死阿福和小K——我仅剩的亲人。
就连梦里,都回荡着一声声枪响,还有父母一次又一次决然离开的背影,只剩下独自一人,被悲伤与绝望淹没!
几千个夜晚,一次次惊醒,却发现不知何时已是泪流满面……
再后来,我学会了隐藏,学会了沉默。将所有的软弱、所有的彷徨深埋进心底。
8年的时光,我学会了写日记,用日记把想要告诉小K的话记下来——莫名的,我竟然觉得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会遇到他,我们会成为朋友。
很愚蠢的举动,却让我已是一片黑暗的心难得的有了一瞬的安宁。
我让阿福相信我已经走出了阴影,却在16岁准备离家游历时发现阿福从未信过。
8年的时光,足以让曾经弱小的小男孩长大,找到前进的道路。
待我再次归来,我会成为一名复仇者,向这座城市复仇,向所有罪犯复仇。我会成为一名守护者,守护这座父母曾经深爱却也夺走了他们性命的城市,守护这座城市里仅剩的依然坚信正义的人们。
在我背着包裹走出韦恩庄园的大门时,阿福说,他会永远站在我的身后。
氪星,科林3176年
转眼8年,我已经在学校里度过了5年。直到那时我才了解到爸爸妈妈是怎样伟大的科学家。他们挽救了氪星的生命,挽救了无法计数的氪星人的生命。每当同学们带着憧憬与崇敬谈起我的爸爸妈妈,我都暗自决定,以后一定要成为像父母一样伟大的人。
学校里的生活充实而精彩。除了玛琪妮,我认识了很多新的同学,却从没发现一个像小B的人。
妈妈还是知道了我的秘密,在我萌生出想要找到小B的念头的时候。妈妈对我说,小B只是我的幻想。
但我的第六感坚定的告诉我,小B是真实的,他在等我。
我会找到他,就算要踏遍宇宙的每个角落。
玛琪妮说她会帮我。我很感激她。

【蝙超】如果蝙蝠侠和超人错过了彼此(四)

地球,公历2018年12月
这一年,我八岁。这一年的圣诞成了我永远无法摆脱的噩梦。
一条漆黑的小巷,一个隐藏在暗中的罪犯,两声枪响,散落的珍珠,缓缓倒地的父母,还有他们眷恋不舍的眼神,红的刺眼的鲜血充斥着我的视野,冲垮了我的世界,冲毁了一切美好,一片狼藉。铺天盖地的黑暗里中,只剩下我,还有父母逐渐冰凉的身体。跪坐在血泊里,我觉得冷,很冷,冷得透彻心扉透入骨髓;还有恐惧,让我浑身颤栗的挥之不去的恐惧。黑暗、害怕、彷徨、迷茫、无措……我甚至不知道生活该怎样继续下去。
就在这个小巷里,哥谭的黑暗将我彻底吞没,终我一生都没能走出,也不愿走出——这一天,这一刻,我的童年结束了。
氪星,科林3168年6月
爸爸妈妈的工作终于结束了。和玛琪妮道了别,回到久违的家里,生活又恢复了应有的样子。
只不过我有了一个秘密,爸爸妈妈不知道的秘密。我梦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田野,和一个黑发蓝眼的小男孩儿。我们一起奔跑在田野上,跑累了就躺在地上懒洋洋的看天上的白云千变万化——我很开心。小男孩儿——我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小B——他就是我的秘密,一个只属于我的朋友。

【蝙超】如果蝙蝠侠和超人错过了彼此(三)

地球,公历2017年
这一年,我七岁。
年幼的我不知道什么是“罪恶之城”,不知道什么是“犯罪”,也不知道什么是“死亡”,更不知道为什么父母总是告诫我不要在天黑后离开庄园。
在父母的悉心照料下,我远离了这个城市的黑暗,像所有的同龄人一样,无忧无虑的成长。那时的我唯一需要烦恼的大概只是阿福的小甜饼太好吃总是吃不够,一个人玩儿太无聊想交个好朋友,灰色幽灵很好看可是一个星期只有一集……
还有一件事。就在这一年,我开始幻想,如果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那他该是什么样子的。几乎不用多想,那个人的样子已经跃然脑海——和我的父母一样的蓝色眼睛,黑色的短发,圆圆的脸颊,笑起来就像阳光下的天使……暗地里我给我的新朋友起了个名字,叫小K。为了描绘他的样子,我甚至缠着父母去学画画。如今看来非常稚嫩的图画,包含了那时的我最美好的憧憬。
这就是我的曾经,我短暂的童年——天真,无知,但却美好。
氪星,科林3167年
这一年,我七岁。
因为发现氪星地核由于氪星人过度使用地核能源而变得不稳定,爸爸妈妈突然变得很忙。忙着让当局相信他们的发现,忙着寻找挽救氪星的办法,忙得甚至忽视了他们的宝贝儿子!年幼的我不懂为什么爸爸妈妈不再陪自己玩儿而是把自己送到莎莉阿姨家?是不是他们不爱自己了?每次哭着要爸爸妈妈,莎莉阿姨都会安慰我,爸爸妈妈仍旧爱着我,只是他们太忙了,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这“一段时间”一等就是一年。也是这一年,我认识了好友玛琪妮,莎莉阿姨的孩子,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我的青梅竹马。
玛琪妮是个很好的玩伴,我们有相同的爱好,永远都聊不完的话题。但是有时我会想,如果有一个和我一样蓝眼睛黑头发很可爱的小男孩和我做朋友该多好。他不像玛琪妮一样活泼,却会与我有世界上最棒的默契,不用言说就能心意相通。
这就是我的曾经,我美好的童年——快乐,
阳光而美好。